您当前的位置为:首页 - 企业文化 - 企业文化建设 - 电科文摘 -
电科文摘
敬畏自然,敬畏生命 ——《血役•埃博拉的故事》读后感
发布时间:2021-10-27 11:02:19 浏览次数:

      《血役·埃博拉的故事》是美国人理查德•普雷斯顿写的关于记录埃博拉病毒的故事,姚向辉先生译。本书介绍了发现马尔堡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的起源、发病症状、传染方式以及调查过程,第一部分描述了马尔堡病毒、扎伊尔埃博拉病毒和苏丹埃博拉病毒的出现,解释了丝状病毒的危险性和致命性,同时为第二部分调查雷斯顿城内的猴舍做铺垫;第二部分详细描写了美国政府高度重视,动用军队、顶级病毒专家共同调查雷斯顿城内的猴舍内埃博拉病毒的惊险过程,但庆幸的是,这次的埃博拉病毒变异了,在猴舍内疯狂传染,但暂时对人类没有致命性。

       埃博拉病毒也被成为“牧羊人的手杖”,被正式发现和命名是在1976年刚果北部“埃博拉”河流域的一场“屠杀”,一种不知名的病毒光顾这里,残忍且疯狂地虐杀了埃博拉河沿岸的55个村庄和大部分的百姓,埃博拉病毒也因此而得名。“牧羊人的手杖”这个让非医学人听起来似乎有些“可爱”的名称,却也是恐怖、无望、生命、鲜血的代名词,埃博拉病毒是丝状病毒,因病毒在显微镜下观测到的形状像牧羊人的手杖而得名。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死亡率在50%至90%不等,感染者在5至10天内发病,发病时间较短、病死率高,这也是埃博拉病毒没有广泛的传播的原因之一。埃博拉的“姊妹”马尔堡病毒同样令人望而生畏,最新的医学成果对治疗丝状病毒有了重大的发现和医学进步,但是相比于这种病毒的疯狂且残忍程度,目前还没有取得有效的治疗方法,也没有追溯清楚隐藏在奇塔姆洞深处的这种致命病毒的来源。

       在《血役·埃博拉的故事》这本书有一段话“埃博拉病毒的苏丹化身退回了丛林深处,毫无疑问直到今天还在那里存活,它在某种未知宿体身上循环复制,能够改变自己的形状,能够突变成另外一种病毒,伺机以新的形态进入人类这个物种。”阅读至此,毛骨悚然,一种或许多种神秘而致命的病毒隐藏在世界的某些角落,在自诩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上“来去自如”,掠夺人民的生命,而后悄无声息的退回了“丛林深处”,就像书中说到“恶魔不会消失,只是暂时的沉睡下去”。比尔盖茨在2015年的演讲中曾提到,未来能够杀掉上千万人口的不是战争、不是核武器,而是传染病的病毒、是微生物。比比尔盖茨更先意识到微生物对人威胁的也许是日本人,在二战期间,日本人侵华731部队惨绝人寰的细菌战。每次想起,国人无不咬牙切齿,痛恨日本人毫无人性的细菌实验,这此间不只有国仇家恨,更是对二战期间与实验相关的日本人既蠢且坏的气愤与悲哀。

       2019年底至今还没有平息的新冠疫情,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、保护下,同心协力,维持现在正常的生活、生产活动,但仍就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,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一些不便。但那些隐藏在热带雨林深入的病毒,它们只是沉睡于雨林深入,不知在何时再次引爆人们的生活,如果不能有效控制,那么又是很多家庭的支离破碎。这大自然或许就像灭霸一样,轻轻打一下响指,世界的人口就消失一半。

       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。我们深沉的热爱这片土地,但是我们务必和这片土地的其他生命和谐共处,敬畏自然,敬畏生命。

 

 

(自控装备事业部徐止芳)